Dorcas_rin

突然想看鹿代咬井陣耳朵就畫出來了,可惜畫不出腦補的感覺就是了orzzzzz
附上一張被挫倒....咳咳,被壓住的井陣

【代陣】如果我們變成平行線 5

※標題純搞事

※前幾※章豬鹿蝶羈絆味較重,但是代陣是代陣是代陣

※OOC進行中.....

※不會寫戰鬥畫面,各位將就點看orz

※特別感謝 @解子扬一脸血 陪我一起想這腦洞wwwwwww

-------------------------------------

-------------------------------------


第五章

沒有預想過對方會有支援,萌黃班瞬間方寸大亂,他們甚至沒有時候想對應的戰略就要開始戰鬥。

所幸的是剛才的兩個人已經被失去了戰鬥的能力,不過這樣他們還是有處於四對五的下風。

“原來是這樣,所以剛剛他說的是我們而不是我。”躲開對方的攻擊,井陣配合著蝶蝶放出一隻超獸偽畫,蝶蝶打穿墨水後成功擊飛一個流浪忍者。

很糟糕。萌黃跳起向對方擲了兩發引爆符後一拳敲到地上,她落地後一個箭步上去已經失去戰力的流浪忍者補上最後一刀“任務完成了,撤退吧!”她對無線電叫道。

沒錯,他們的任務只是回收卷軸和抹殺那兩個忍者,沒有必要和他們的同伴硬碰。

何況他們嬴不了,在這種沒有事前交流好戰術的情況他們甚至可能會發生誤傷隊友等事情。萌黃不安地皺起眉,還是在撤退的同時先找支援吧。

這時她在叢林間留意到上空有一隻黑白的鷹比他們更快飛向木葉。原來是這樣,看來她不用叫支援了,她忍不住在這個應該很緊張的情況扯了扯嘴角苦笑。

 

撤退並不是一件易事,特別是被五個應該有中忍以上能力的忍者窮追不捨。

“混蛋…”如果可以,鹿代真想一個镰鼬之术擲向敵人,然而他一回頭就看到除了那群流浪忍者外他那兩個同伴也同樣在他後方。

如果是砂忍的同伴他絕對會毫不留情地扇下去,畢竟他們可以自己躲過去,就算躲不過也只能算是他們實力不足…但這套在木葉似乎不管用。

真麻煩!

他不甘心地把扇子插在地上,並使用起影子束縛術。

不意外地流浪忍者們都躲開了,鹿代撇嘴。不過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井陣已經拉著蝶蝶跑到他前面去了。

他一把抓起扇子,狠狠地使出了镰鼬之术,可惜效果不大。

“小心!”苦無在靠近鹿代過程中被井陣用短刀擋下來。

“看我的!部份倍化術!”蝶蝶一拳打向其中一個落單的流浪忍者,可惜的是對方使用替身術躲過後使用水遁捉起蝶蝶倍化了的拳頭拋了出去,萬幸的是井陣用超獸偽畫把對方接住了。

“鹿代!井陣!蝶蝶!”被三位弟子搞到頭大了,萌黃也只能氣敗地加入戰線。任務完了很她一定要好好教訓他們!

可以的話萌黃真想把三個人扛回來,可惜的是他們已經不是小鬼,別提已經比她高的鹿代和井陣,蝶蝶她也扛不起…不對,蝶蝶才是最不可能扛起來的。一個反手拳擊中了打算偷襲的流浪忍者,萌黃發洩地把查克拉集中在手肘狠狠地敲到那人的胸口,為什麼明明是個老師她卻要被學生們牽著鼻子走,一會出事了還不是她要負責嗎?

“呵,真的一代不如一代。”一個似乎比較年老的流浪忍者再次躲過鹿代的影子束縛術“以豬鹿蝶來說你們也算是最不濟了。”

“你知道豬鹿蝶?!”他們有點驚訝。

“我還知道你們父母在四戰那堪稱完美的組合。”他帶著查克拉刀襲向井陣,被井陣用短刀擋住“可憐你們父母了,兒女們一點也不爭氣。”他笑得有點狂,井陣生氣地把他推開。

“大叔我也沒說錯。”他被彈到樹技上,接著和他的一位同伴同時對他們四人站的位置擲了幾道爆符“看你們也十幾歲了,還要指導上忍帶隊才可以執行這點小任務,而且你們完全不合拍。”

躲過了爆炸,四個流浪忍者分別由四邊撲向他們,幾人立即開展了一場混戰。

因為萌黃撃倒的那個人未有再站起來,現在可以說是一對一的戰局。

但這不代表對他們有利,早上的練習和一夜趕路後沒有休息就一直戰鬥到現在他們的倦意都開始顯出來。

本來只是對付那兩個人的話體力是綽綽有餘的,但額外加上五人戰鬥就顯然變得不夠了。

混戰了一會,萌黃班的動作明顯慢了下來,但對方的武器和查克拉似乎也不餘多少,戰況還是不相上下。

只要支撐到援軍來說可以了,接住被對方打過來的蝶蝶,萌黃回頭望向木葉的方向。

雖然他們在混戰時有意無意退向木葉,但還是有很遠的距離。

這時井陣在對方向他扑過來時捉到了機會對準對方使用了心轉身之術,心轉身後的他順著原宿主本來的動作扑向自己的身體,注了查克拉的苦無一偏在自己身體的頸上留下一道淺淺的傷痕後狠狠地插在頸的旁邊“好…好險。”就差一點點就苦無就刺中自己了。

站起來回頭,井陣本來想叫同伴照顧一下他的身體,不過幾人似乎也在專注戰鬥就作罷了。打量了一下身體的位置大概安全,井陣就跑回去想要加入戰團。

待井陣幾步進了混戰時一對一的戰局早已打破變成三對三的混戰了,他輕易憑著流浪忍者的身軀把一個流浪忍者誘進蝶蝶的肉彈戰車的攻擊範圍,接著他一個後空翻躲過了三把苦無。

餘下兩個…井陣左右看了一下後鎖定了那位諷刺他們的年老流浪忍者,他準備邁步…

但他失敗了。

動不了,他瞪大眼睛看著黑影沿著腳踝上爬上來。

他知道這個術,只是…為什麼?

勉強地回頭,那一瞬間時間好像慢了下來,慢到夠井陣看清對方帶有傷痕的臉上露出著怎麼樣的表情。

黑影在他身上游走。

噹一聲,井陣的大腦一篇空白,他甚至沒反應過來要叫對方住手。

黑影纏上他的頸。

“忍術,影子絞首術!”所有的事只是一秒之差,在場的人都聽到鹿代的聲音。

倒在地上的金髮少年嘴角流出一絲鮮血。


有一天井陣長出了貓耳和尾巴還縮成巴掌的大小

和 @解子扬一脸血 想的腦洞

這大小還有貓耳朵尾巴!!!請給我來一打這樣的井陣!!!


他們好配怎麼辨!!

同框率高達99%!!!

身高差太萌了我不知可以說什麼!!!

截圖截到停不下來!!!

官方再來多點我還吃得下去!!!

【代陣】如果我們變成平行線 4

※標題純搞事

※前幾章豬鹿蝶羈絆味較重,但是代陣是代陣是代陣

※OOC進行中.....

※不會寫戰鬥畫面,各位將就點看orz

※特別感謝 @解子扬一脸血 陪我一起想這腦洞wwwwwww

-------------------------------------

-------------------------------------

第四章

萌黃和蝶蝶並不知道井陣和鹿代說了什麼,只不過那天之後的數次組合戰練習鹿代也有出現。雖然他的戰鬥方式依然固我,但在井陣的調和和配合下總算是有點進展。

“今天的訓練就到此為至吧。”一個早上的練習過後幾人也有點吃不消,井陣甚至已經靠著樹幹坐下來喘著氣。

雖然以組合來說他們的配合連當年忍校初見的他們也比不上,但是鹿代的話其實也有他的道理,有些時候他們的確可以成功以己身的忍術和體術彌補了配合上的不足,只不過輔助擔當的井陣就顯然比以前累了很多。萌黃思考了一下,由包包中找出了一卷卷軸。

“你們也過來看一下,這個是我剛剛接下來的任務。”把卷軸放在地上,萌黃開始解釋起任務的內容“這次的任務是他們,兩個流浪忍者。他們偷走了砂忍的禁術卷軸並想以高價賣給木葉,上頭和砂忍村交流過後最後的決定抹殺他們並回收卷軸。”做出了一個殺的手勢“根據情報他們在火之國範圍,今晚午夜在村口集合有沒有問題?”

見三位孩子搖搖頭,萌黃滿意地接過“很好,那現在你們先回去休息吧。”

 

午夜時份,萌黃班前後到了村口,確定了一下任務內容後幾人就出發了。

順帶一提,令他們意外的是最早到的居然是鹿代。

“很有幹勁的樣子呢。”跑到鹿代的身旁,井陣露出他一貫的笑容。

沒好氣地別開了目光,數天的相處和合作鹿代覺得自己已經摸清了對方的為人了。老實說一開始他是以為對方是那種有點固執和愁善感的帥小子,但顯然他錯了。這小子只是個天然的毒舌狂,而且還是他最頭痛的自來熟,之前的愁善感和帥小子印象都給他去見鬼去“我只是為了砂忍罷了。”

錯過了井陣一閃而過的落幕,鹿代接著說“他敢偷我們砂忍村東西就應該做好覺悟。”

我們砂忍…多麼強烈的歸屬感,井陣都要覺得笑容要塌下去。

“可惜,鹿代戴著的是木葉的護額。”鹿代一臉頭痛地皺起眉,井陣想他還是有好好地笑著以調侃的語氣說出這話。

“我說你別一副…”“喂…等等…我…吧…”打斷了鹿代的話,兩人回頭只見蝶蝶已經落後他們好些,按著樹幹喘著氣。

“那胖子…”井陣無奈地用手捂著臉搖搖頭。

“萌黃,你們隊的小妞落後了。”鹿代回頭對留意到你們停下後跳到他們身邊的萌黃說,他似乎有點不耐,也許是因為任務和砂忍有關。

“我們隊,蝶蝶。”萌黃糾正道“你和井陣去幫她一把吧,同隊的男生總要照顧一下女生的。”她對鹿代眨眨眼,可能鹿代顯然不受這一套。

“再不去敵人就要走了唷。”如她所想地鹿代妥協了。看著他和井陣幾步回去把蝶蝶一左一右地架起來,萌黃已經不知要為鹿代對砂忍歸屬感更高而頭痛還是要為兩位學生完全不懂溫柔對待女生而無奈。

“什麼靈活的胖子,你的體力明明是我們之中最好就不能分點到趕路上嗎?”井陣抱怨地說,罕見地鹿代也似乎認同他的話。

被兩人架著的蝶蝶總算回過口氣“吵死人了,我的體力不是用在這種地方的。”“所以說你這胖子就不可以分配下體力的用途嗎?”對於井陣和蝶蝶接下來的拌嘴鹿代沒有興趣,他默默地把視線移開,專心他的趕路。

真吵鬧…怎樣想也不懂以前的自己對著他們如何撐得住,別告訴我我以前也是他們一伙。

鹿代對自己的想法反了一下白眼。

 

情報的地點和木葉不算遠,兩個小時左右的路程他們就已經到了情報中的村落附近。

萌黃再次把兩人的照片和任務的卷軸拿出來和三人再三確認“情報科有消息說他們明天太陽升起就會起程出村,為免傷及無辜,我們在他們出村後才開始行動吧。”

“等等,有人出村了。”聞聲幾人也過去看了。看清對方的鹿代咪起眼睛,他不會認錯,就是那兩個偷走了他們東西還想賣給別人的流浪忍者。

“看來情報科出錯了。”萌黃皺起眉快速地收起卷軸“看來休息時間沒有了,開始任務吧。”

“系!”話畢原地已經不見了四人的影蹤了。

 

流浪忍者雖不是正規的忍者,但實力還是有的,所以他們四人也不敢太輕敵。何況他們手上還有砂忍的卷軸,一個不小心沾上血就麻煩了。

正因為這樣他們的戰略是先把卷軸拿回來才進行抹殺。

回收卷軸對萌黃小隊來說不算太難的任務,要說為什麼?因為豬鹿蝶的技能太適合做這種事了。

兩個流浪忍者跑到一半突然被一道光照住,下意識地向光源看過去只見幾個背光的身影站在岩壁上。

“忍村的忍者?!”因為背光的關系流浪忍者並沒有看出對方是屬哪一個忍村,但更糟糕的是他發現他完全動不了。

“影子模仿術,完成。”因為手電筒的光,鹿代輕易就把其中一人束縛住了。

“這…這是什麼回事?”顯然這位年輕的流浪忍者並不清楚木葉的豬鹿蝶,他慌張地想叫身旁的同伴想想辦法卻發現對方正在身上亂摸似乎在找著什麼。接著他的動作也不受控制了,一如同伴一樣在自己身上亂摸著。

“啊,找到了!蝶蝶接住!”一眼看出同伴手上的是他們從砂忍偷出來的卷軸,他驚訝地看著對方把卷軸拋給站在背光位置的忍村忍者“你在幹什麼!混蛋你想背叛我們嗎!”突然又可以動作了,他馬上扑向對方卻被對方躲過了。

“東西是你們偷回來的還好意思說呢。”說得好像自己不是他們一員一樣,對方一邊躲過他的攻擊一邊理直氣壯地說。

突然燈熄滅了,一陣狂風把兩人吹起了,年輕的流浪忍者看到同伴似乎結了個印就失去意識了。

另一方面,在岩壁上的其中一個身影坐了起來,他抬起手臂不意外地感受到輕輕的刺痛,果然還是太慢被風刮傷了呢。

“這樣就可以收尾去吧。”鹿代把巨扇摺起來,冷冷地看著狂風中的兩位流浪忍者“那之後就交給你們了。”

“OK!”萌黃和蝶蝶從岩邊跳下去,打算風一散就下去來個完美的收場。

但是…事情似乎沒有這麼輕易會完結。

在瞬雷間,井陣一個反手拿出刀走到鹿代前擋下三發手里劍。他和鹿代馬上跳下岩壁退到萌黃和蝶蝶身旁。

“敵人有支援,三個…不,五個。”井陣皺起眉。不知為什麼,他有點不如的預感。

【代陣】如果我們變成平行線 3

※標題純搞事

※前幾章豬鹿蝶羈絆味較重,但是代陣是代陣是代陣

※OOC進行中.....

※特別感謝 @解子扬一脸血 陪我一起想這腦洞wwwwwww


-------------------------------------

-------------------------------------


第三章

往後的組合練習鹿代一次也沒有出現,蝶蝶建議過不如告訴奈良夫婦請他們幫忙把鹿代壓來,但萌黃覺得這會增加鹿代對他們的厭惡感所以最終也沒有實行。

“井野阿姨早。”又是一個清晨,蝶蝶一如既住地出現在山中花店的門外“我來找井陣的。”

“找井陣?那孩子今天一早就跑出去了,我還以為你們約了在練習場等啊。”她拓著下巴說。沒猜錯自己的兒子大概是去了鹿代家,只是沒想到他也沒通知蝶蝶一下“抱歉,要你白走一趙了。對了,我們之前買了點新的麻糬,等我一下我拿給你吃。”

“真的嗎?!謝謝阿姨~”蝶蝶興奮地道謝,井陣沒通知自己跑了的事?看在麻糬的份上就原諒他吧。

 

井陣已經好久沒有來過鹿代家了,站在奈良家門前,他驚訝地發現就連視野也已經改變了。身旁的信箱當年自己還是平視它的,如今它已經落到自己的胸口高了。

“已經三年沒有來了…”井陣撫上信箱,喃喃自語。

當下奈良家的門被推開了,是手鞠姐弟三人。

“井陣?來找鹿代吧。”我愛羅似乎不太意外在這兒看到井陣,他拍了拍井陣的肩“我還有事先走了,下次再聊吧。”語畢就帶著正用手搓著井陣的頭的勘九郎走了。

“你來接鹿代嗎?真是令人懷念呢。”手鞠感激地對井陣投了個眼神,接著回頭對著屋裡頭大叫“鹿代!井陣來了找你!”

樓上一陣寧靜過後才傳來慢悠悠的腳步聲,伴隨著’井陣?誰來著’的話鹿代走了下來“是你啊。”瞬間他收起了懶散的表情,皺起眉看著井陣“你來干什麼。”

帥不過三秒,二秒後鹿代吃了他母親的一巴掌,理由是“你這是什麼態度!井陣來接你你擺什麼臭臉!”

不是第一次見這樣的情況,但井陣還是覺得很震撼。他扯起笑容對手鞠說“手鞠阿姨,我有事想找鹿代出去。”

把鹿代’救’出了奈良家後兩人來到了附近的小公園。雖然是這樣說,其實也是鹿代來公園井陣跟著他來。

“手鞠阿姨生氣起來還是一如既住的可怕呢。”井陣打破了沉默,他坐上了秋千輕輕地晃起來,就像小時候和鹿代來公園一樣。

“你來找我干什麼,如果是什麼組合戰練習的話我不會去的。”靠著千秋架站著,鹿代沒有把井陣的話題接下去反而直接把話題帶到重點。

他看著晃著千秋的井陣,有點不耐。他知道眼前的人是他最不會應付的人,他很固執,由上次練習他全程也在反覆試著配合自己可以看出。

然而這樣更麻煩。

要說的話鹿代一點也不想和他們進行組合戰,但不知哪來的感覺告訴他眼前的人絕對會纏上他。

“吶,鹿代。”井陣看著自己的鞋子,就像是那兒有什麼玄機一樣“你見過母親她們的豬鹿蝶組合嗎?”

“我們呢,從小就被我媽媽捉出去練習豬鹿蝶的組合技,有時鹿丸叔叔和丁次叔叔有空他們也會對我們露一手。我媽媽不算是個很強的忍者,加上結婚後她主力經營家中的花店,任務也接少了。”想起昔日的事,井陣揚起了一個淺淺的笑容“但是當她和鹿丸叔叔還有丁次叔叔一起時,他們好強。豬鹿蝶三家的忍術的確可以單獨使用,但遠遠比不上合作使用的效果,不過未來姐姐告訴我只有我們父母能配合到這步,其他人大概不行。”

不意外對方會推銷豬鹿蝶,鹿代只是双手抱胸看著他。

“對了,他們有個的組合技也很帥的。”井陣用手在空中比劃著“那個媽媽負責感知敵方位置後鹿代叔叔用影子把丁次叔叔當成悠悠球一樣轉了出去的…”

“如果你說這麼多是想我去和你們練什麼組合技的話,你還是死心吧。”打斷了井陣的話,鹿代嘆氣“以前的我不知道,但這三年我習慣了個人戰,而我也覺得個人戰很好。什麼組合技組合戰太麻煩了,我也不想花時間去和其他人磨合。”

“並不用磨合,鹿代完全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戰鬥。”聞言鹿代投出疑惑的眼神,只見對方不知何時開始直勾勾地看著他“蝶蝶的體力和攻擊力都很高,只要你在一開始給於她明確的指示她完全可以跟上你的步調;至於我,你完全可以不用在意,山中一家本來就是輔肋型的角色,雖然上次是失敗了,但我保證只有一兩次的練習我一定也可以跟上並好好輔助你和蝶蝶。”他的手緊緊握成牶“你不用為我們改變,由我們去配合你。”

這很冒險,井陣見識過現今的鹿代的戰鬥方式,一種他和蝶蝶如果完全信靠鹿代的謀略不變通就有可能會受傷的戰鬥方式。

但井陣更清楚,如何他不走這一步,豬鹿蝶就會斷於他們這一代,他和鹿代…也再無交集。

不想這樣。

三年過去才等到鹿代回來,他不想也不打算輕易放棄。回憶和默契沒有了可以再創造,不願意為他們轉變可以由他們去為他轉變,記不起自己就令他重新認識自己。

和鹿代想的一樣,山中井陣是個很固執的孩子。

站了起來,井陣平視著鹿代“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們會證明給你看。”

或許是抱著試試無妨的心態,或許只是拒絕更麻煩,也或許只是氣氛的渲染,這不重要。

“一次罷了。”重要的是他最終答應了他。


【代陣】如果我們變成平行線 2

※標題純搞事

※前幾章豬鹿蝶羈絆味較重,但是代陣是代陣是代陣

※OOC進行中.....

※特別感謝 @解子扬一脸血 陪我一起想這腦洞wwwwwww


-------------------------------------

-------------------------------------

第二章

“我…我……你……”這是個久遠的記憶,井陣記得當時正值初春。

他依稀還把那份忐忑不安記住。

說起來,當時對方是怎樣回答?

記不清了。

面前的人嘴巴動了,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你說什麼?

面前的人慢慢飄遠,他卻依然聽不到對方的回答。

“等等…”他張開了双眼,呆滯地望著天花。記不清,終究他還是記不清對方的回應。

今夜,注定無眠。

 

鹿代失憶了,聽奈良家夫婦說是當年重創的後遺。

他們說三年來鹿代身體的傷雖早已康復並可以重拾忍者一職,但失去的記憶卻沒有半點記起來的跡象。

他們說因為只有這三年的記憶,因此鹿代一直把自己當砂忍看待,叫他們別介意。

那天在火影室,短暫的尷尬後我愛羅明確地拒絕了鹿代,隨即鹿丸就為鹿代介紹了在場的人,他很詳細地介紹了每一個,又提及到豬鹿蝶的組合。

可惜的是…鹿代無動於終。

他似乎在為我愛羅的拒絕而懊惱,對後來鹿丸的介紹也是愛理不理。

他們甚至懷疑鹿代有沒有把話聽進去,畢竟全程他沒有給予過半點反應。

在這個狀況下鹿代重新回歸萌黃班。本來鹿代的回歸應該是大家也喜聞樂見的事,但沒想到事情最終會變成這樣,這個回歸…沒有人為它興奮。

 

幾天後萌黃相約了他們和鹿代去第三訓練場,說是要重新平衡一下幾人的戰鬥力和組合戰方法。

那一天未來也來了,作為看著他們三人長大的姐姐,也作為豬鹿蝶見証人的猿飛一族,未來也到場打算為三人的組合給點意見。

那天的練習賽是豬鹿蝶對萌黃和未來。每人身上也系了一個卷軸,當卷軸被搶走就被評為失去戰鬥力不能再參戰,全隊人忍軸被搶練習賽就結束。

“那怎樣辦?對手是萌黃老師和未來姐,近戰的話大概馬上要團滅。”三人躲在草叢中,如果換轉是以前鹿代早就把戰略放出來和兩人說,但這次鹿代並沒有開口的意思,於是蝶蝶問道。

“萌黃老師的怪力*,未來姐姐的查克拉刀和幻術…鹿代你覺得呢?”接過蝶蝶的話井陣重新把話題拋給鹿代。

“你們不打算自己想戰略?”這是鹿代今天的第一句說話,他對上井陣的視線似乎在審視著什麼。

“這一向是鹿代的工作。”井陣微笑回應。

兩人大眼瞪小眼,最後被蝶蝶阻止“再不想未來姐和萌黃老師就要來了。”

皺了皺眉,鹿代還是妥協了並擔當起參謀的角色。由於鹿代對他們幾人的能力並不了解,因此只能大概地以設計出戰略,其餘就由井陣和蝶蝶自由發揮。

這不算是個好戰略,但考慮到時間不夠他們詳細地把自己的能力告訴鹿代也只能這樣。

戰事一觸即發,各種忍術和體術在他們之間打轉。

其實這場戰事的結果毫無懸念,無論是合作還是實力如今的豬鹿蝶也比不過兩位上忍,更別提這次的參謀並不了解隊友的能力而兩位隊友也不能配合好鹿代的行動。雖然最後鹿代在鬥智上勝了一局拿下了未來的卷軸,但也扭轉不到他們輸了的結果。

“蝶蝶,你攻擊力雖然高,但行動太有勇無媒了,這樣的話實戰很容易受傷的;井陣,你太在意要配合鹿代的動作了,自己反而變成累贅,把弱點暴露了給敵人。”大戰過後,他們坐下來休息了,萌黃也正好借這點時間去和他們檢討“至於鹿代,合作性是需要時間培養我也不打算強求,但是組合戰和個人戰不同,你在戰鬥的過程中也要顧著點同伴們才對,就像剛剛你用镰鼬之术本來是不錯的作戰,但把同伴也卷進去就本末倒置了。”

留意到鹿代皺了皺眉,井陣沒有接話。其實剛剛一戰他也留意到,鹿代的戰鬥風格不同了。

以前的鹿代設計戰略時一定會想好如果失敗了他們能有效退回去的方法,而且也會以三人的安全為首要考慮。但這次不同,雖然鹿代不了解他們技能也是原因之一,但無疑鹿代的手法大膽也更好勝了,必要時為了結果他還會為自己和蝶蝶以不死亡但有危險為前提設計戰略,未來姐身上的卷軸正是以蝶蝶做誘餌搶過來的。

雖然他有提過有必要就自行決定要不要自保退回去,但戰略早已把他們放於危險中,這是以前的鹿代絕對不會做的。

“就是!不如說你的指示也很難跟上啊。”接上了萌黃的話,蝶蝶摸著手臂的瘀傷抱怨說,這片瘀傷是剛剛鹿代用镰鼬之术後她撞到木樁上留下的“沖上去消耗他們體力之類,分散他們的注意之類,太模糊了。”

鹿代的眉頭皺得更緊“倒不如說你們太依賴我的戰略吧。”他反駁“忍者應該有自己一套的判決能力,就算是小組出動忍者在戰鬥中也應該依靠自己的能力戰鬥。難道你們木葉的教育是在戰鬥中等著別人給予你們明確的戰鬥指示才能一步步地進行戰鬥嗎?”他煩躁地說。事實上今天他本來就不想來,只是父母的要求他才免為其難地出席,說什麼豬鹿蝶是木葉的傳統組合他還是來習慣一下比較好。結果呢?這兩個人只會依賴一個對他們完全不了解的人,輸了還說他的不是。

越說越煩躁,他站了起來俯視他們“事實上我們根本都可以走個人戰,強行黏在一起走組合戰根本沒有意義。”

“鹿代,你們豬鹿蝶代代也是…”“是木葉最強的組合戰小隊!以一攻击,一防御,一辅助的模式作戰。”打斷了未來的話,鹿代不爽地接著說“但我們又不是只會家族的祖傳忍術,何況組合戰講求默契,正因為這樣所以豬鹿蝶三家的小孩才會從小已經有來住,但這部份我完全不記得何談默契,我不認為我們不應該再花時間在豬鹿蝶上,太麻煩了,還不如專心把個人的忍術練好。”

“你的意思是個人戰的練習比組合戰習更有效?”萌黃平靜地直視著鹿代“但忍者基本也是以小組行動。”

“只要個人的戰力夠強就自然可以團體戰。”鹿代抱胸回應道“我們砂忍都是這樣。”

“你是木葉的忍者。”接話的是一直也沉默著的井陣,待鹿代把目光放向他時他要重覆“失憶了你也是木葉的忍者。”

“或許以前是吧。”鹿代不示弱地說“但自我有記憶以來我也是砂忍的忍者。”提到砂忍時一副自豪的表情似乎是要認明自己對砂忍村的歸屬感。

空氣中似乎有點火花。

“兩人都停了。”萌黃站了起來“鹿代,關於改成個人戰練習我的答案是拒絕,不只因為你們三人是豬鹿蝶的後代,而是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組合戰的效果是你個人戰力到多少也未必能達到的。”

顯然地不滿意萌黃的決定,鹿代咪起眼睛瞪了對方一會兒,最後留下一句隨便你們就自顧自離開了。

對此萌黃嘆了一口氣,她回頭“給點時間鹿代吧,迫得太緊反而會適得其反。不過鹿代也說得對的,你們也要學習自己判決行動,不能一見到他回來就只是依靠他的。”

井陣重新低下頭,蝶蝶也專心摸著手臂的瘀青,兩人也不打算回應萌黃的話。

萌黃和未來對視嘆氣,三年之別後的第二次豬鹿蝶再聚,依然是不歡而散。

 

*萌黃暫時並未有正式技能,不過她有過用怪力打飛木葉丸的歷史就把她當成是小櫻那類怪力向吧


【代陣】如果我們變成平行線 0-1

※標題純搞事

※前幾章豬鹿蝶羈絆味較重,但是代陣是代陣是代陣

※OOC進行中.....

※特別感謝 @解子扬一脸血 陪我一起想這腦洞wwwwwww


-------------------------------------

-------------------------------------

楔子

他向前奔跑著,後方是其他忍村的追兵。

要逃,一步也不能休息,要成功從他們手上逃出來。

身後的追兵追近了,他卻如被無影的手拉住了一樣,任他怎麼奮力也停滯不前。

不,這樣下去的話又會變成那樣的。

巨大的手里劍向他襲來,他卻不合時地倒地,身邊是同伴的失聲叫喚。

不!求求你別這樣!!

鮮血噴灑在他的臉上,然而沒有半點是他的血。他一如當初看著那個黑髮的背影倒下,連帶著穿透他身體的手里劍…

 

“不───!!”夜深人靜,金髮少年的尖叫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鮮血濺在臉上的熾熱感似乎還在令他的身體顫抖不已。

他抱著双臂大口大口地喘息,聲音最後化成嗚咽,飄散在黑夜之中。

這不是夢。

三年前萌黃班接到任務護送一名商家到風之國,誰知原來亦有幾名外村忍者接到了暗殺商家的任務,結果双方無可避免地發生了大戰。

除了萌黃外三位孩子也只是中忍,對上數名上忍自然略遜一籌,因此他們最終決定掩護商家逃回火之國境內的森林並找支援。

可是…事情總不如他們想像的完美。

因為慌亂,商家並沒有聽他們的指示退回去。商家四處亂跑,他們師生四人難以有效地同步戰鬥並保護好商家。平常慣用的陣型亂了,對方窮追不捨,再加上還要顧著那位沒有方向亂跑的商家,萌黃班連反抗都顯得無力。

就在混戰的過程,井陣體力透支倒下,鹿代為了掩護他被對方的手里劍穿透了身體。

最後商家還是被暗殺,任務中鹿代身受重傷,井陣亦在為鹿代治療時查克拉透支倒下。

那次的任務他們失敗了,徹底地。

當他再醒來時已經是在木葉的醫院,他足足昏迷了兩天,但這個不是重點。

鹿代不見了。

後來聽蝶蝶和萌黃老師說鹿代被送到風之國治療,他曾問過可不可以去探訪,但被以對方情況不穩定拒絕。

這樣一別,就是三年。

沒有電郵,沒有信件,也沒有消息。

他懷疑過會不會鹿代已經死了只是所有人都把他蒙在鼓里,這時手鞠阿姨和鹿丸叔叔三五不時就帶著鹿代的東西往砂忍村跑似乎就成了他的答案。

鹿代沒死,只是不方便回來和被探訪。

這個模糊的認知更令井陣覺得可怕,為什麼不能探訪?為什麼三年也不回來?一個個的問題在他腦中徘徊著沒有答案。三年以來他一直夢回那天,就像是一次又一次回帶強迫他把那一幕的每個細節也記下來。

這惡夢不會完,就像是鹿代為他負傷這事不會變一樣。

夜,還有很長。

 

 

第一章

“井陣?今天要出任務嗎?”一大清早井野已經在花店做著開店前的準備,但她沒想到的是兒子這麼早已經要出門。

“嗯,萌黃老師叫了我們今早到火影樓集合。”穿上鞋子,井陣盡量也不和母親對上視線,雖然他不相信父母親們會察覺不到,但他們不問自己也不打算點破。

把花插在門外的花瓶上,井野回應“說起來鹿丸好像說過因為中忍考試這次他和手鞠回來我愛羅也會跟在一起,大概是這回事吧。”她輕笑“時間過得真快,感覺不久前你們才剛升上中忍。”伸出手,井野輕撫了一下兒子的頭,感慨著才一會兒他已經夠自己一樣高。

井陣有點不好意思,畢竟都16了還被母親在家門前摸頭殺的確有點小尷尬。

“哎呀,井陣你在和媽媽撒嬌嗎?”聽到聲音的井陣回頭,只見轉角的蝶蝶抱著薯片走近他們,井陣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沒有在意井陣的否認,蝶蝶直接越過井陣和井野打了招呼。

“話說不是說好了直接在火影樓門口等嗎?胖子。”否認的話語被無視,井陣只好轉去另一個根本的問題。

“是靈活的胖子。”蝶蝶用一片薯片指向井陣,接著又把它放到口中“有位淑女來接你這反應怎麼可以,不過我也不會這麼小氣和你計較,走吧。”

和井野道別後蝶蝶就和井陣並肩離開了,看著他們的背影,井野的笑容慢慢退下去。

蝶蝶是個好孩子,旁人未必太了解她的優點,但看著她長大的井野是知道的。

三年前被手鞠告知鹿代的病況時井野一度以為第十七代萌黃班大概也會因這契機而分道揚鑣,畢竟當時的井陣和蝶蝶也已經是中忍,就算不以小隊出任務也不為過;當然這件事最後並沒有發生,本來以為會是最不在意拆夥的蝶蝶阻止了這件事的發生,大概就連作為父親的丁次也沒想到女兒會這麼大後應。她在接到單獨出任務的通知時霸氣地撞進了火影室直接就把任務推掉了,理由是他們是組合戰小隊,雖然鹿代暫時不在,但最少她也要井陣跟萌黃老師也一起才會接受任務。

三年,那天起蝶蝶似乎突然自覺擔當起萌黃班連繫的角色,她會在任務前跑來井陣家把人接走,也會拉著井陣去找萌黃要求對方請他們吃飯。

井野想如果不是她,第十七代豬鹿蝶大概等不到鹿代歸隊就已經散了。

不過…想起鹿丸之前各她提過鹿代的情況,她也開始有點不確定,第十七代豬鹿蝶真的可以維持下去嗎?

抬頭,井野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打擾了。”推門進了火影室,井陣和蝶蝶不意外看到他們的老師已經到了,但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連猿飛未來和奈良夫婦也在。

“哎呀,人這麼多的?”似乎不太介意在場的人地位都比自己高很多,蝶蝶气定神闲地邊和在場的人打招呼邊吃了口薯片。她身後的井陣倒是有點不自在,緊張地逐一對在場的長輩問安,最後停在奈良夫婦身上“叔叔阿姨,鹿代他…好嗎?”

這問句已經是每次井陣碰上兩人的必然之事,平常兩人也會微笑回應叫井陣別擔心,但這次並沒有。他們有點猶豫,這次井陣才留意到包括坐在桌子後面的七代目,在場的長輩似乎無一不沉重。

“發生了什麼事嗎?”井陣小心翼翼地問,他身旁的蝶蝶依然沒心沒肺的吃著薯片。

“其實這個也是我們找你們來的原因…”沉默了一下,最後開口的是萌黃。她似乎有點不知道如何開口,張了幾次嘴也未組織好要說的話。

這時,有人敲門了。

七代目請了他們進來,帶頭的是我愛羅。對井陣和蝶蝶來說他不算什麼陌生人,記得還很小的時候他們甚至會跟著鹿代喊我愛羅舅舅。跟著進來的是勘九郎,但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身後的…

井陣突然覺得一切都不真實了,他甚至想這會不會只是個夢,反正他就是沒有想到這件事會突然發生。他一動不動地呆站在原地,只有眼睛隨著鹿代移動。

“喲!鹿代你回來了啊。”蝶蝶也停下了吃薯片的動作,雖然不像井陣的誇張,但對這個意料外的驚喜她也是喜聞樂見。

奇怪的是鹿代並沒有如他們想那樣懶散地回到他們身邊聚舊,他只是掃了兩人一眼然後就別開了頭。

“喂!你這是什麼反應啊我說!”沒想到會落得這等反應,蝶蝶和井陣都有點詫異,不同的是蝶蝶直接就叫了出來而井陣只是露出不解的表情。

幾位知情的長輩們都面露難色,似乎早預想到會有這情況發生。

“那個…”鳴人按摩了一下太陽穴後率先開口“鹿代,歡迎你回來木葉。”他露出了友善的笑容並伸出手,可惜的是對面的人並不賣帳。

鹿代看著鳴人的手皺眉,接著回頭望向我愛羅“我真的不能繼續回去當砂忍嗎?”

大概只有井陣知道對方這句話的傷害力撼比三年前他倒在井陣面前。


繼續表白新代豬鹿蝶!!

這周的團體戰好棒,期待你們未來的主場戰鬥

然後好期待官方來一次未來和新豬鹿蝶的日常,好想看他們的相處!!!

一天鹿代在家中後院拾到過來穿越過來的小井陣
梗來自: @解子扬一脸血